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17章 出轨大叔的自白书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灵魂,同时也是我的罪恶。

    认识小秒,是从我打了她一巴掌开始。

    而最后一次见面,是小秒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她不知道,其实她的那一巴掌更痛。

    永远记得那个早上,小秒嘴里狼吞虎咽的吃着滴着豆浆的油条,含糊问我,你多少岁?

    我回忆了很久才想起来,再过一个月我就四十了。跟大多数的中年男人一样,我的肚子微微发福,而且开始有了要秃顶的迹象。

    你呢?我问。她笑着伸出双手,右手比了个一,左手比了个八,灿烂的仰着下巴说,我十八。

    她尖尖的食指指端,仿佛顶着一颗星星般在闪闪发光。我想或许是她透明的指甲油的缘故。

    挽秋她从来不涂指甲,一双手因为翻土种花还有做不完的家务爬满老茧,手背上的皮肤松弛,指甲盖微微有些扭曲变形,手腕上还有一道淡淡的疤。

    夜里睡觉时,我总是习惯紧紧握住她的手。我花几个月的工资去买最好的去疤精华素和修复乳来给她涂,可是,还是留下淡淡的痕迹。

    我和挽秋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当时我已经工作了两年,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我每天一个人上班下班一个人睡觉吃饭,日子平淡的像水一样。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我想要个家,想要个孩子,于是我打算找个人结婚。

    挽秋会喜欢我和我在一起我很惊讶,她是小我两届的学妹,说大学时就喜欢过我,所以让朋友介绍和我认识。

    我们结婚后第二年,挽秋确诊不能生育,相比于我的失望,她受的打击更大。我安慰她,告诉她我并不喜欢小孩,她若喜欢我们可以领养一个。

    日子恢复如常,可是没有孩子的家庭,似乎终究是残缺的。我更加投入的去努力工作,只是盛气凌人的上司,勾心斗角的同事,巨大的经济压力,我曾经所有的梦想和抱负,似乎都在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中被消磨殆尽,我变得沉默而孤僻。

    挽秋是个好女人,作为妻子她堪称完美,只是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那么多年她从没和我吵过一句嘴,使过一次性子。我怕她是因为对我愧疚,所以百般迁就,可是她似乎就是那么一个温婉到几乎没有个性的人,唯一的爱好是每天种种花养养草,于是我逢年过节会买各种花送给她,但都是有根的。

    从小我就爱画画,周围的人都夸我有天赋。曾经我想当个设计师,可是现在我只是个一事无成的普通工程师,从早到晚画着乏味的图纸。

    好不容易存够钱,买了房子,便想着自己设计一番,可是等房子装修出来我才恍然发现,年少时曾让我引以为傲的天赋、灵感、热情还有创造力早已完全不知所踪,半点都没剩下。

    在我三十三岁,我和挽秋结婚第七个年头的某一天,我正在工作,没想到隧道塌方我被埋在了下面。外面的人把能救的人先救了,其他失踪无法确定位置的根本不敢乱挖,怕引起更大的塌方。那一刻我意识清醒,却没有出声求救,我不是想死,真的不是,只是突然间觉得累了,不想动也不想回话。

    受困三天,滴水未进,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听见外面乱成一团,隐约还有一个女人的哭喊。我突然间有点害怕,我用石头击打发出声音求救。被救出送去医院的除了我还有挽秋,她就在我被埋的地方割腕自杀。

    我被震惊了,也被吓到了,从来不知道外表看似柔顺的她其实是可以这样决绝的。我以为我们只是相依相伴而已,却没想到她竟恋我至深。原来,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我还是一点也不了解她,

    日子继续无声无息的向前推进着,我曾以为,选择死亡是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的权力,可是为了挽秋,我只能继续这样蝇营狗苟的活下去。

    一年又一年,就在我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的时候,小秒出现了。

    她因为马上要高考,压力太大,一个人在网吧里通宵打游戏,出来的时候被几个小混混跟上了,当时我正在上班的路上。

    我不喜欢管闲事,一颗心早就被平庸的生活所麻木,是每天早上挤公交,看到老人都不会起来让座的那种人。

    可是当时小秒害怕而无助的眼神让我心软了,我皱眉走过去就给了她一巴掌,大声呵斥道:“你跑哪去了,我和你妈找了你一晚上!”

    小秒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估计是疼得厉害,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估计是我的气势还挺能唬人,几个年轻人讪讪的走了。否则我这一把老骨头还真是拿他们没办法。

    “对不起。”我掏出纸巾递给她,然后转身去上班了。这些年,我从来没迟过一次到,没有请过一次假,也没出去旅行过一次。就连进医院那次都是休息了不到半月就瘸着腿去上班了。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又在那个地方看见小秒,这次她背着书包穿着校服蹲在路边等我。我见她半边脸依然肿着,心头有些歉意下手太重了。她一看见我气势汹汹的冲上来,我还以为她也要扇我一巴掌。没想到她使劲踩了我一脚,说要我请她吃早餐赔罪。

    我被她缠的没办法,就在路边摊子请她吃了豆浆和油条,她磨磨唧唧的,一边吃一边嘴巴还说个不停,问东问西的。结果,我第一次迟了到。

    之后她每天早上上学都从这条路走,在路边等我请她吃早餐。我虽有些犹豫,但是内心深处可能还是有期待生活能发生一点变化的,所以并没有拒绝。

    我们早上见面,换着吃不同的早餐,其他时间就在QQ上聊天。我以前哪会用什么QQ,都是年轻人的东西,最多邮箱收发点邮件。她却非帮我申请了一个,用她的生日做密码。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像我习惯了她在路边等我,习惯了在QQ上等她。

    小秒望着我的眼神总是带着一点崇拜和迷恋,我知道在她眼中,我这个年龄的男人似乎是成熟稳重,充满魅力的,何况我还从天而降救了她,她会在自己的幻想里不断完善和神话那天的遭遇,就像电视剧情节一般,以为遇上了真命天子。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多么庸碌无能,平淡乏味的一个人。

    小秒跟我表白的时候我没有意外,只是想到挽秋腕上的伤口,我没有勇气。早上她再等不到我,也打不通我电话,只能拼命在QQ上给我留言。

    我并不担心她,年轻少女的爱总是来得汹涌,淡褪的无情,我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我感谢她给我乏味的生活带来那么一丝活力和色彩。

    可是看到她留言说,哪一个时间如果再在哪里见不到我,她就去死的话,还是让我开始担心。挽秋腕上的伤口总在我眼前来回晃,我不知道她是说着吓唬我还是当真,但是前一个女人的决绝让我不敢去赌,何况她只是个孩子,很有可能真一时冲动想不开。

    熬到最后一刻,我还是去了,她半截身子都已经探出了楼。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她满面泪痕,却又得意洋洋。开心的吻我,嘴唇柔软得像她总是偷偷塞我口袋里的棉花糖。

    我的手却因为后怕而微微颤抖,为什么我身边的女人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

    ——这是我和挽秋结婚的第十四年,我们熬过了第一个七年之痒,却没能熬过第二个。

    和小秒做爱的时候我总是很小心,她还那样小,甚至没成年。我愉悦而痛苦,这是救赎也是更深的罪孽。

    可是没想到她还是怀孕了,我几乎失去理智,小秒却居然死都不肯去打掉孩子。我们为此爆发了一次又一次激烈的争吵。

    天知道我有多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何况那孩子还是我深爱的小秒生下来的。

    可是小秒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她现在陷在爱里,根本就不管不顾,可是以后呢,先不说我会不会离开挽秋和她在一起,和将孩子生下来后该怎么办,眼前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不参加高考!

    每个人都是会长大的,我会老,而她会离开,会到外地去读大学,遇上更好的男孩子,会发现原来我只是个糟老头子,对我的感情会慢慢遗忘。虽然现在她把我当作整个世界,可是到那时候,她会后悔自己所做过的这一切。

    感情是可以磨灭可以消逝的,说不爱就不爱了,说离开就离开,可是孩子呢?我不怕留下这个孩子,甚至可以鼓起勇气跟挽秋离婚,可是我不想有朝一日小秒恨我。

    我可以成全她年少时一段荒唐的爱情,可是我不能毁了她一辈子。

    小秒一直在哭,几乎跪下来求我,说要留下这个孩子,不怕受再多的苦和委屈。可是或许我的坚定和眼中的狠心让她绝望,她竟然收拾东西一个人离家出走了。

    我先于她一无所知的家人找到了她,假装答应留下孩子领了她回来,却在她喝的饮料里下了药,冒充她父亲,带她到医院堕了胎。

    我知道她一定会恨死我,永远也不会原谅我,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

    在医院的走廊里等着,这是我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哭。我亲手杀了我期盼已久的孩子,也杀死了我和小秒的爱情。

    行尸走肉活了那么多年的我在那一刻,终于崩溃了。

    小秒在临时租下的,我们曾经的爱巢里哭得死去活来,她曾经心目中的英雄如今成了残酷可怕,没有人性的魔鬼。

    狠狠一巴掌,我痛到几乎失去知觉,只能强忍着不倒下的踉跄离开。

    可是要我再次选择,我仍然不会后悔,时间会愈合一切创伤,她还年轻会好好活着,而我行将就木,心如死城、寸草不生。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