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13章 分手是为了被挽留

    林强和小唐两人换着开车,因为路不熟,又是夜里,山路迂回不太好走,第二天早上才到龙盘山一带。

    沈漠出门前吃了两粒晕车药,一整夜都睡得昏昏沉沉。江小司自然不会放着那么好的便宜不占、枕头不用,一开始是悄悄靠在他肩头,后来直接盖着外套在他腿上枕着,睡得可香。

    第二天沈漠还没醒她先醒了,连忙乖乖直起身子坐得离沈漠远点,怕被发现。

    路越来越难走,实在开不下去了,四人下车搭了个老乡拉干柴的牛车浩浩荡荡进了村。

    江小司仿佛出来郊游一般,十分兴奋。沈漠因为坐了一晚上车,脸色不太好,一直冷着脸没说话。林强也是沉默着抽烟,就听见江小司和小唐在那叽叽呱呱。

    去的这个的村子叫龙头村,住着百多户人家,还算大,再往山里去,还有些零星的村落像龙须村、龙爪村,有的只住了十几户人。

    他们一路打听,找到杨彦的妻子龙挽秋祖父的老屋,然而屋子却是从外面锁上的,龙挽秋不住在这里。跟隔壁邻居打听,说是搬山里去了,隔半月偶尔会下山到村子里来买东西。

    “都是她一个人么?有没有一个男人和她在一起?”小唐问。

    村民都摇头说从没见过,四人只得又继续往山里走。

    “我估计杨彦和她老婆十有八九躲在这山里。”周围草木繁茂,小唐气喘吁吁的一面爬,一面说。

    “你说他如果是为了家庭和睦,名誉啥的,才杀了叶秒。却又畏罪潜逃,躲到这鸟不拉屎的深山里来,这又是何苦?得不偿失啊。”江小司真想不通这些男人。

    沈漠道:“可能是想避避风头,等案子平息了再回去,也有可能不是他杀的。”

    “可是叶秒自己亲口说……”

    “杨彦是下药带叶秒去打了孩子,可是叶秒是死于煤气中毒,当时正在昏睡,醒来时并没有亲眼看到罪犯。理所当然认为是和她在房间里有过争吵的杨彦,在离开时打开了煤气,想制造她死于事故的假象。”

    小唐挠挠头:“可是反锁了门,剪了电话线,很明显的谋杀,如果杨彦当时还有点理智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傻,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杀叶秒。”

    林强在前面开路,烟依然一支接一支的抽:“所以他老婆嫌疑也很大。”

    “‘结发妻子发现丈夫出轨,气愤之下谋杀情妇’?哈哈,新闻上都是这么写的,电视也都这么演,很有可能。”江小司使劲点头。

    “关于杨彦妻子有查到什么没有?”沈漠问。

    小唐道:“杨彦是普通的工程师,龙挽秋则是搞园林设计的,辞职大半年了,邻居评价说是很好很贤惠的一个人,同事和她关系都不错。”

    “他们结婚多久了?没有孩子?”

    “十四年,杨彦今年四十了,没有孩子,好像龙挽秋不能生育。”

    “难怪杨彦会出轨。”没有孩子维系的家庭通常是十分脆弱的,夫妻双方缺乏进一步妥协和包容对方的理由,关系很容易破裂。

    “老天真是不公平,想要孩子的没有生的权力,不想要孩子的却偏偏有了。”江小司想到李月依,轻叹口气。

    沈漠望着她顿了一下,以为她在感怀身世,不知道拿肚里的孩子怎么办才好,不由也皱起了眉头。

    一直到傍晚时刻,他们才到达龙挽秋在半山腰的一座房子。

    本来还商量了围捕阵形怎么防止杨彦逃窜下山,没想到却看见一个女人在门口浇花,一大片大片的夜来香开得异常鲜艳。

    “龙挽秋?”林强从怀里掏出证件亮了亮,“公安局的。”

    “我是,请问什么事?”眼前的女人相貌普通,但是有着很温婉的气质,皮肤有些苍白,穿着棉布长裙,干干净净的。

    “有一宗谋杀案需要你和你丈夫回去协助调查,杨彦呢?”

    龙挽秋放下喷壶,在引来的山泉下洗了洗手,眉头轻轻皱起,眼里有一丝哀伤。

    “我不知道,他犯什么事了么?”

    林强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你来这多久了。”

    “两三个月吧。”

    “中途没回去过?”

    “没有。”

    “你一个人在这山里呆着干什么?”

    “这边空气好,过来修养,这房子是我祖父留下的,他以前常上山打猎,村子里还有一套。”

    “杨彦和你一起来过么?”

    “以前每年放假,我们会一起来小住一阵,这两年没有。他犯了什么事?”

    “一个叫叶秒的女高中生,死于煤气中毒,我想你应该认识吧?”林强望着她,目光犀利。

    龙挽秋手微微握起,又慢慢松开,表情依旧淡淡的。

    “是的,我认识,杨彦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我也不笨。她……死了?”

    “对,你丈夫有很大嫌疑,他这一个月都没有来找过你或者联系过你么?”

    “没有,我们很少联系,因为叶秒,我们感情出了些问题,这也是我一个人来这里的原因,想要冷静一下……天快黑了,你们要不要进来坐坐?”

    四人走进屋内,周围陈设非常简单,龙挽秋给他们倒了茶。

    江小司爬了半天山正好口渴,也不嫌烫,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好香啊!”

    龙挽秋温柔一笑:“自己种的茉莉花制的茶,要是喜欢可以带些回去喝。”虽不说,可是看着江小司的眼神还是有些好奇。警察办案怎么带个小丫头?

    “龙头村小卖部的人说你之前买了两个人的牙刷和生活用品。”

    “恩,买回来备着,说不定万一哪一天他想我了,会来接我回去。”龙挽秋望向窗外,眼神黯然。

    江小司心头一动,离开只是为了被挽留,这也是个被情所困的可怜女人啊,连堂堂正正跟小三去争去抢的意识都没有。那个杨彦真可恶,家里有个这么好的女人还不知足。

    “杨彦真的不在你这?”林强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确没有留下什么另一个人也在这生活的痕迹。

    “你们如果不放心,可以四处搜一下。”

    于是小唐四处转了一圈,简单的木屋,用木板隔成厨房、卧室等小小的四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藏人地方,也没发现什么暗门、地道入口啥的,只能出来跟林强摇摇头。

    “但是我们可能还是要请你回去跟我们接受调查。”

    龙挽秋点头:“好的,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回去,天黑了,下山不方便,你们今天就住这吧,这小姑娘可以睡沙发,其他人我在客厅给你们铺个地铺?”

    于是几人便留下了,龙挽秋去菜地摘菜给他们做饭吃,几人又把屋子滴水不漏的检查了一遍。

    “难道是杨彦预先知道我们要来,已经跑了?”小唐沮丧的问。

    “不会,他肯定在这里。”江小司笃定的说,她感觉到了,这周围除了他们几个,还有另一个人,不对,是另一些人的气息存在。僵尸的鼻子一向是很灵的,可惜周围花花草草的太多,她找不出具体方位。

    “你凭什么那么肯定?”林强看她一眼。

    “直觉,女人的直觉。”她总不能说是鼻子闻出来的吧。

    沈漠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杨彦应该还在这里,那个女人太镇定了,对叶秒被杀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惊奇,虽然爱杨彦,但是似乎也并不关心他此刻在哪里,怎么样。所以就算杨彦不躲在这,她也一定知道下落。”

    江小司撑着下巴:“女人的爱好盲目啊,就算知道对方杀了人,宁肯漠视法律,也要包庇爱人,龙挽秋其实也挺可怜的。”

    沈漠摇头:“如果说叶秒真是杨彦杀的,很难说她就不知情,你们看见她手腕上的疤了没有?”

    江小司一惊:“她割腕自杀过?”

    “不论她自杀的理由是什么,这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看来的那么温顺豁达,如果她真爱杨彦的话,背叛带来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小唐一脸惊讶:“或许她借着这种方式逼丈夫杀了叶秒回到自己身边?”

    沈漠摇头道:“那个疤痕太淡,看上去有许多年了,不过不排除这种可能,她如果真像外表看上去那么与世无争的话,那么对杨彦的爱可能会促使她采取一些消极的强迫办法,逼杨彦回头。”

    林强拧起眉头,又去掏烟,却被沈漠伸手摁了回去。众人以为他是觉得在别人家抽烟不太礼貌,其实沈漠是突然想起林强一路都在抽,烟味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不好的影响。

    林强悻悻收回手:“如果杨彦真躲在附近的话,无非只有周围的山洞还有地下可能有地窖什么的。等明天天亮我和小唐在附近搜索一遍再下山。”

    龙挽秋回来,几人因为累了一天,吃了饭很早就睡了。

    半夜,江小司突然醒来,白天热闹的山林此时万籁俱寂,在林强小声的呼噜和小唐的梦呓中,她隐约听到另一个呼吸声,若有似无,断断续续,一会又听不见了。不由翻身一坐而起,杨彦果然躲在地底下,而且就在他们正下方。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