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9章 有只小狗叫布丁

    江小司是一大清早被接连不断的门铃声吵醒的,清晨阳光透过绿荫从窗外一缕缕洒在宽大的桃木桌上,她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双手交握,前后翻转360°,骨头噼啪作响。

    慢慢走下楼去,刚好看到沈漠在开门,一个年纪轻轻,面容清秀的男人探进头来,一脸抱歉的模样。

    “不好意思沈教授,那么早来打搅你,我们现在可以直接过犯罪现场去。”

    “嘿!小唐!”江小司跳上楼梯扶手,从上面滑了下去,刚好落到他面前。

    小唐吓了一跳,半张着嘴巴,看看江小司,又看看沈漠:“你、你们……”见沈漠冰冷的目光向自己看来,连忙转变话题:“你就是小司?你昨天在这住的啊?”

    江小司点头,突然眯起眼睛近距离的盯着小唐:“你面色红润,最近说不定要走粉红桃花运哦!”

    小唐忙笑着摆手:“不会的啦,我一向没什么女人缘。”

    “要是男人呢?”

    小唐愣了一下,嘴角抽搐。

    “呵呵,我开玩笑的啦,不过我看相还挺准的。”江小司拍拍他的肩。

    小唐看看表:“你读几年级?都快八点了,不用上课的么?”

    “初三,没事,我今天不去了,和你们一起去现场看看。”

    “都快中考了,怎么能不上课呢。”

    “这可事关我的性命啊,你总不能让我坐着等死吧,我就是好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呢,是吧,沈教授?”江小司眨眨眼睛,觉得教授这个称呼挺萌的。

    沈漠看她一眼,没有反对,回房拿外套准备出门。

    于是江小司率先跑出门,跟着小唐爬上车。

    “真酷,我还是第一次坐警车。咱们可不可以一路鸣着警笛过去啊?”

    小唐大汗:“我自己没车,就把局里的车开出来了。昨天的事,真是谢谢你啊,帮了大忙了。”

    “别客气,以后都是朋友了!有空常去我家店里逛逛,我给你打八折!”

    “好啊,你家店里是卖?”

    “情趣用品。”

    小唐……

    “沈教授他帮你们破过很多案子么?”

    “是啊,这两年来的许多离奇案件,还有最近的花街碎尸案、李木连环杀人案,首富王能之女失踪案,都是沈教授协作侦破的。”

    “都是灵异事件?”

    “大部分是,小部分普通案件警局实在破不了,也会请他帮忙。呃,对了,你和沈教授是什么关系?好像不是他学生吧?”沈漠的两个助手他见过,还有带的学生他也见过一些。

    “不是,我家是开情趣用品店的,你明白吧……”

    江小司和他挤挤眼睛。

    小唐惊讶的瞪大眼睛,嘴张的简直可以塞一个拳头进去,不会吧,沈教授他……

    正说着,沈漠拿着外套,手提着一个小檀木箱坐到了后座江小司旁边。

    小唐不住从后视镜里偷偷打量他,脸一阵红一阵白,表情十分复杂。

    车开的很慢,叶秒租的房子也在万河区,离杨彦住的地方不远,可是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

    沈漠一直都在闭目养神,仿佛是睡着了般,小唐和江小司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倒很谈得来。

    多了个人可以在路上陪自己说话,还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小唐也挺高兴。不然每次单独和沈漠呆在一起,他冷汗都要流一背。

    终于到了,江小司见沈漠依旧坐着不动,好心的拍拍他肩:“我们到了!”

    沈漠睁开眼,皱着眉,脸色有些难看。

    江小司斜眼看他:“你不会是晕车吧?”

    “闭嘴!”沈漠提着箱子下了车,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往楼道里走去。

    从外面看,楼房十分老旧了,楼道阴森。叶秒住在二楼,一室一厅,应该是杨彦替她租下来的房子。

    江小司跟在最后面,看见墙角里蹲着一两个在她家买过东西的小鬼,在跟她挥手打招呼。她指了指前面的沈漠,手比作刀对着自己脖子狠狠一划,吓的几个小鬼立刻跑走了。

    沈漠在前面冷笑一声,回头看她一眼,她连忙东张西望的哼起歌来。

    小唐打开门,现场还维持着原样,沈漠顺着地上的血迹走进厨房。

    “叶秒的死因是流产后的失血过多?”

    “不是,主要还是煤气中毒,当时隔壁邻居闻到味道察觉不对就来敲门,没有回应便找人撞门,进来就看见叶秒躺在书桌旁边的地上已经气绝身亡。”

    “所以嫌犯是故意杀人,在离开之前打开了煤气,叶秒有可能正因手术而昏睡,醒来后发现不对,进厨房想要关煤气,然而发现煤气阀门被毁坏,窗户被锁死,便硬撑着爬出,想要开门发现门也被从外面反锁,打电话电话线被剪断?”

    “应该是这样。”小唐点头,看着沈漠顺着叶秒死时的足迹走进厨房又走到门边然后走到电话旁,仿佛将那天的事重演一样。

    “当一切逃生的路都被断绝,她唯一能想到的求救办法,就是……”

    “上网!”江小司跳到书桌边,从角落里拖出一截网线。

    “可是网线也被剪断了。”

    “她当时看见大概也完全绝望,死的最后一刻,应该是握着这根网线的。”

    “所以魂魄进入网络里了?这样倒是说的通。”小唐点头,一面很认真的拿着本子在做笔记。

    “她的电脑硬盘里有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

    江小司左右打量着这小小的房间,虽然破旧,却被叶秒装饰的十分温馨,墙上还贴着许多她和朋友,还有杨彦在一起的照片。

    那是一张年轻而充满活力的脸,而杨彦则是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眼睛没什么神采,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宠溺的微笑。

    “他为什么要杀叶秒呢?就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么?”江小司心头一阵愤慨。

    小唐一手撑住下巴:“杨彦是有妇之夫,虽没什么社会地位,没什么钱,但是和未成年高三女生搞在一起这种事,传出来还是非同小可,说不定工作没了,家庭没了,还得坐牢呢!”

    “那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下得了手!难怪叶秒这么恨他,死也要找他报仇。”

    沈漠对这些感情纠葛丝毫不感兴趣:“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到杨彦的下落,不光是案子能不能破的问题。他虽躲藏起来,但是不一定就知道叶秒化身为厉鬼满世界找他。只要接触网络,就又是一条人命。”

    小唐点头:“我们这边会尽快查的。”

    几人从房间里出来,江小司突然发现门口竟蹲了只浑身脏兮兮的小狗,白毛都变成黑色的了。见门一开,就从沈漠脚下往房里钻去。

    “狗狗?”江小司连忙跟进去,见它跑进厨房绕着空空的食盆直打转。

    “是叶秒养的狗?”江小司上前去,把小狗抱在怀里,小狗伸出舌头亲热的舔着她。

    “好可怜啊,主人都不在了。沈教授,我可不可以养着它?”

    沈漠没说话,只是头往小唐那偏了偏。

    “小唐我可不可以养着它?”

    小唐也很喜欢小狗:“好啊,应该没问题,”

    于是江小司喜滋滋的抱着小狗下楼,这次还真是收获颇丰啊。

    “你怎么还不回家?”沈漠瞪她一眼,见她又爬上车来。

    小唐笑:“小司你住哪啊,我开车送你回去?”

    江小司一点不嫌脏的抱着小狗,扯开刚刚小店里买的火腿肠喂它吃。

    “我去沈教授家,我的番茄汁忘他家了。”

    沈漠和小唐同时黑线。

    江小司在沈漠家和小狗洗了个鸳鸯浴,身上套着沈蔻丹留下的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用吹风机把狗狗的毛毛吹干。小狗除了左眼一圈是黑色的,其他都是白色的,眼睛又大又好看。

    沈漠看着这个把别家当自家的一人一狗,脸都绿了。

    “狗狗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重新帮你取一个好不好?呃,就叫小布丁吧?怎么样?”

    小狗抖抖身子,晃她一脸水珠。

    “过些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这个月在外流浪的日子一定很辛苦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半小时后,房间里传来了沈漠的咆哮声:“什么?你要把狗养我这?”

    “是啊!我老爸不让我养宠物……”江小司伤心的嘟起嘴,可怜巴巴的望着沈漠。

    以前她很喜欢养宠物,因为太孤单了,也没什么朋友,可是没有什么宠物能一直陪着她。她的生命太长,而那些小动物甚至小伙伴都只是她生命中的昙花一现,每次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宠物和伙伴离开死去,她都哭个肝肠寸断、死去活来。江流见她一次比一次伤心,心里自然也不好受,就不准她再养宠物了。

    ——既然还不能学会放下,就不要拿起来。

    江流这样对她说,可是她只是个孩子,哪里顾得了那么多。明知道会伤心,还是忍不住去靠近。

    “拜托了!布丁很乖很聪明的,不乱跑也不乱叫,你看它都知道跑到院子里去撒尿给你菜地施肥!你只需要每顿饭给它剩一点点,就行了。你也不忍心看它流浪街头吧,我会每天都抽空来看看它的!”

    “什么!每天!”沈漠要抓狂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