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8章 僵尸和道士的烛光晚餐

    江小司不由嘟起嘴巴皱起眉来,果然是为了报仇啊,那个男人也太心狠了吧,难怪叶秒盘踞网络怨气久久不肯散去。

    “你为什么答应她找杨彦,你以为前面那么多人都找不到的人你就可以找到么?”

    现在的小孩不但不知自尊自爱,还不自量力!他只是让她来帮个小忙,没想到竟给她带来生命危险。

    江小司撇撇嘴:“我只是答应帮他找到杨彦,又没答应要带到她面前,我自己知道杨彦在哪里就OK啦!而且虽然我知道我找不到,可是不是有你嘛,一定可以找到的!他杀了叶秒,也是一桩谋杀案啊,难道你们不想将他绳之以法?”

    沈漠依旧表情严肃,把手机扔给她。

    “帮我拨刚刚的那个电话。”

    江小司连忙回拨小唐的电话过去,电话一响那边立马就接了起来。

    “沈教授,怎么样,搞定没有?”

    江小司把手机递给沈漠,沈漠却拧眉看那手机一眼。

    “你帮我跟他说。”

    江小司无奈,于是只得把刚刚和叶秒的聊天内容大致的向小唐复述了一遍。小唐一听是个小女孩的声音,嘴巴都成喔喔佳佳了。貌似沈教授教的是大学吧,他以为他接到电话之后会去找沈蔻丹、或者自己的助手和带的研究生帮忙,怎么会找了个小娃娃来?

    硬着头皮在电话里问了一句:“请问你是?”

    “我叫江小司。”

    江小司说的很大声,斜眼看看沈漠,就是专门说给他听的,可是沈漠看都不看她一眼,真气人!

    “小司谢谢你,不好意思把你牵扯进来。

    “没事没事,我一点也不怕鬼,和她聊天挺开心的。”

    小唐……

    “你确定今天晚上可能跳楼的那个人没事?”

    “放心,叶秒最主要的目的只是找到杨彦,因为被爱人所杀,所以认为天下男人都负心薄幸,才拿其他人出气。如今既然很正式的和她立了约,为了有人能帮她找到杨彦,这两周应该都不会再害人。”

    沈漠凝眉沉思,白皙修长、莹如美玉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

    “让小唐跟林队说,害死叶秒的男人不在跳楼自杀的受害者中,叶秒千方百计想要报仇,却只是在QQ上找人帮忙,说明她并不是自愿躲藏在网络中而是被困在那里了,这应该和她的死因还有环境有关,我要去她的死亡现场确认一下,让小唐明天开车来接我。”

    “另外杨彦是此案的关键人物,叶秒说他杀了她和孩子,马上去查查市里各家医院最近几个月的流产记录,应该会有一些线索。”

    “还有那家叫《桃奇谈》的杂志那个叫粉红飘飘的,如果不是叶秒在网上故意泄露一些消息的话,就是她知道内情,也让小唐去查。”

    “最重要的就是下下周三前必须找到杨彦的下落,叶秒既然知道他的家庭住地址,让人去找过,又能附身和控制网络,那么杨彦定然是躲在她所能及范围之外的地方,市里这块可以放松,着重搜查周边网络到不了的偏远地区。”

    “杨彦的详细资料和档案出来了给我送一份过来,记得调查一下杨彦的老家是哪,籍贯是哪,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远房亲戚。”

    江小司回声一样把话又跟小唐传达了一遍,然后挂了电话,见沈漠还在思考中,摸了摸自己都快饿扁了的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

    “看在我帮了你个小忙的份上,可不可以收留我在你家住一晚,吃顿饭啊?”

    “随便在陌生男子家留宿,你不怕你家里人担心?还是说你家里人已经习惯了?”

    江小司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却突然想起老爸说今天会尽量早一点收工,回家给她做披萨的,可是那么久都没打电话来,她一摸兜里掏出来一看,果然没电了。

    “借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江小司拿了沈漠的手机走到楼下院子里给江流打电话。

    “喂?”

    “喂,老爸,我是小司,我现在在外面,今天可能不回去了。”

    江流嘴里叼了根棒棒糖,在厨房里一边做着鲜红的披萨,一边歪着头夹着手机:“和同学去KTV刷夜啊?”

    江小司想了想,要是老爸知道自己现在正和沈家的人在一起会不会担心死?明明上次才叮嘱自己的。还是暂时别告诉他好了,否则肯定冲过来把自己揪回家去。

    “我在一个朋友家里,明天回来,披萨给我留一块,不许独吞啊。”

    “好,别玩太疯了,早点睡。”

    “嗯嗯,晚安。”

    江小司挂了电话,蹦蹦跳跳跳进屋里,见桌上已放了几碟小菜,和两个碗两双筷子。

    太好了,还算他晓得“知恩图报”几个字怎么写,同意留她下来吃饭了!

    她幸福的坐在桌边,等着开饭。不一会沈漠从厨房里又端着两碟小菜出来,滑蛋虾仁和松仁玉米。

    “菜凉了,重热了下,吃吧。”

    江小司不客气的端起碗夹菜,然后大口扒饭,第一次发现原来不用血来做调料的饭菜也是可以这么香这么好吃的。

    “本来有客人要来么?”

    沈漠摇头。

    “那你一个人吃饭炒那么多菜?”

    虽然菜多,但是每一道菜量都很少,清淡精致。这人和老爸一样,有一手好厨艺,简简单单的菜式,味道却可以做到极致。

    “食不言寝不语。”沈漠很郁闷的吃着饭,看着江小司在他面前狼吞虎咽。要不是刚刚她因为帮了他个小忙,自己却惹上了大麻烦,他绝对会直接把她轰出去。

    “你叫沈什么?”江小司好奇的问,这么久了,他还没告诉自己叫什么名字。

    沈漠依旧不说话。

    “你不说我就自己猜了啊,沈婶?沈狼?沈事?沈政府……”

    “沈漠。”沈漠嘴角微微抽搐的终于说出自己的名字。

    江小司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好像比起继承沈家的抓鬼大业,你更喜欢教书和破案啊?沈教授……恩,比沈道长好听!”

    沈漠放下筷子望着她:“你到底是谁?”

    “我叫江小司啊,我家是开情趣店的。”

    沈漠眯起眼睛,扬起一边嘴角,声音有一丝轻蔑:“原来是脱骨香。”

    普通人不可能像她那么胆大,早就知道她身份特别,却没想到是脱骨香的人。

    从古到今,做死人生意的,不管是开棺材铺、花圈店,还是火葬场、殡仪馆,总是被人所不耻的。有些修道者生活窘迫活不下去了,也会利用鬼怪赚钱。而像脱骨香这样,既做活人生意又做死人生意,直接卖血浆给沈漠最痛恨的各类鬼怪和非人,自然遭他反感。

    眼前这小女孩虽然给他的感觉很怪异,但又确实是个人,没有法力的平常人,沈漠也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来。

    “饭不是白吃的,一会把碗洗了。还有你打字速度既然那么快,旁边那叠稿子和信件急着要,一会你没事就帮我打出来,如果是邮件的话直接回复过去,地址上面写的有。”

    “用你的邮箱发?”

    “我的我不知道,只有助理知道,你用你的发也行。时间太晚不想回去的话就睡刚刚我侄女的那间房,其他地方不准乱进!”

    说完便一头扎进工作室去了。

    江小司继续郁闷的扒饭,感情她是免费劳工啊!洗碗就罢了,居然还叫她帮忙录入打字!

    不过依旧很开心的把饭菜吃了个精光,一面哼歌一面洗碗。沈漠家的厨房很大很干净,但是大部分是中式餐具,不像她家,哪种菜式的烹饪餐具都有。其实江流是用不着吃饭了的,光喝血就可以,但是江小司不行,她顶多就比普通人经得住饿一点,但饭还是一定要吃的。没血也OK,但是有血当然味道更好。

    她洗了碗,还顺便拖了地。在家很少做家务,因为江流都包办了,说起来老爸还真是世上少有的好男人,辛辛苦苦为她做了一千年的饭,半点怨言都没有。

    打扫完,她跑去想给千叶灵兰浇水,但是沈漠有从池塘里引水出来每天定时灌溉。她便坐在电脑面前帮沈漠打稿子。

    他的字写的真漂亮,龙飞凤舞的,下笔很随意,但是一点也不潦草。主要是一些讲稿和书稿,也有一些给在外地考古实习的学生的信件和作业的修改指导意见。他既然那么不喜欢用电脑,平时应该都是拿到办公室给助手完成。

    录入完全部厚厚一沓,她惊奇的发现手稿里居然没有一个错别字,甚至连一个错的标点符号都没有。内容一气呵成,甚至连修改涂划的地方都很少。可见这人不但非常严谨,而且做事冷静异常,都是三思才后行。

    但她还是壮着胆子修正了他给专业杂志约的稿子里几处历史考证上的谬误,还有精确了几件文物的出土年代。

    其中一封他给学生的回信里,有件事引起了江小司的兴趣。大意是学生在云南边境考古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古代墓葬,但是进过墓里的几个人好像是中了巫蛊,没办法离开墓周围方圆五里外,否则就会腹痛无比,皮肤出现蛇纹和绽裂现象,但是在范围之内却什么事也没有。所以他们没办法回来,只能留在现场继续调查具体原因。

    沈漠很重视这件事,回信长达三页,推测分析了墓葬的年代和主人,还有中的可能是什么蛊术,并很详细的交代了接下去的考古和调查工作中需要注意的安全事项。并告知等这边的案子一结束,就马上赶过去。

    江小司歪着头想了一下,沈漠的推测应该八九不离十,不过如果中的真的是黑虺蛊的话,问题就有点严重了,她又自作主张的加了好几条注意事项上去,再三叮嘱以后的日子吃的饭菜里不准放盐。

    等全部完成了,看看时间才凌晨十二点,通常都是她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当然不想睡觉。沈漠工作也是一直没出来,门底下缝隙还亮着灯。于是江小司决定自己四处逛逛,参观一下房子。

    房间多的她都数不过来,有的是文物收藏室,有的是图书资料室,有的是工作室,有的是修复室,有的是书房。

    一排又一排的木架子,东西摆得满满的,晃得小司眼睛都花了。

    真像博物馆啊,她发现自己对沈漠越来越佩服了。随手从架子上取了本书,然后坐在靠着落地窗的书案旁看了起来,天上弯弯的月牙照着小池塘,一切都很美好,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沈漠凌晨两点才从工作室里出来,见这边灯还亮着,走进去就看见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江小司。

    嫌恶的将自己的书从她脸颊下取出来,上面湿哒哒的都是江小司的口水。心疼的要死,这架子上的书就算不是原版真迹也是珍贵古籍啊!

    翻开一看,全是甲骨文,不由更加无语。随便拿一毯子盖她身上,便自顾去睡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