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6章 死皮赖脸的“公文包”

    江小司希望被帅哥公主抱,可是实际上却成了被夹在手臂下的公文包。脑袋向后耷拉着,屁股不雅的正对着前方。

    她偷偷睁开眼四处张望,男子携着她,抱着大箱番茄汁依然健步如飞,而且走路相当有气势,走哪哪刮起一阵小型龙卷风,引得路人一个劲流口水张望,却碍于气势纷纷退避三舍。

    这个出手便要置小迪于死地的男人,自然是身怀异能的沈蔻丹的叔叔沈漠。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江小司被勒得腰都疼了,他却连汗都没流一滴。

    穿过T大后门,沈漠沿着溪边弯弯曲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往T大后山上走去。T大在桃源市西北角,后山上种的也全是桃树。虽然这个时令没有桃花,却也幽清雅致。

    小司全当坐人力车游览了,只可惜坐的是倒车。以前小的时候她很懒,不爱走路,不管去哪老爸都会抱着她,一抱就是几百年,后来她长大了点,老爸就非说她沉,不肯抱了,如今头回被人这么拎着倒很有趣。

    江小司眼睛东看西看,发现进了一片竹林里,哇,居然有阵法,她浑身一个哆嗦,沈漠顿了顿,低下头看她,她连忙继续闭上眼装死。

    竹林里有一个两层楼高的仿古建筑,因为桃源市这样的建筑非常多,看上去倒也普通。一进门,沈漠把江小司扔在客厅的檀木雕花大椅上,放下番茄汁便去忙别的事去了。

    江小司确定没什么动静了,从椅子上一蹦而起,四处张望,恍然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几百年前。房间布置的古色古香,家具虽算不上是珍贵古董,却也有些年头,绝不是一般仿旧品。除了几盏伪装成油皮小灯笼的吊灯,她几乎没看到别的电器。二层高的小楼围成个四合院的样子,内里有个小池塘,塘边一棵歪脖子柳树,一小块菜地,菜地上架了葡萄架,周遭还种了些花花草草,有的栽在盆里有的直接栽在地里。

    千叶灵兰!

    她鼻子贴在窗棂上,眼前一亮。那花早在五百年前就绝种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千叶灵兰没有种子,只能靠插叶来繁殖,且一千片叶子里,只有不到两三片能成活,长成植株。长成之后其实很好养活,只要保证每天浇水就行。可是它的花期太长,一开就是一百年,人事变迁,谁又能保证没有一天耽误的日日守着它呢,而千叶盛放往往却只有短短一炷香的时间。

    平常都是绿叶衬红花,它却是叶比花还美,而千叶催发更是人间盛景,六百年前江流听说还有一株在世,特意带她去躲在暗中看了一回,只可惜她当时还小,才几岁的年纪,景象在脑海里都已经模糊了,可是心里的震撼却是到现在还记得。

    她当时不明白,这么美的花儿,为什么这般娇弱,离了人就不能活,明明千瓣琉璃叶,却也只能只能长成一两棵,难道真是天妒妖娆么?

    如今慢慢也才开始明白,过去野生的灵兰每日雨露滋润,或许是根本不需要人浇水的,被家养之后养尊处优,渐渐便再离不开呵护。而妄图以千叶播种生息显然也太狂妄自大不符合自然规律,必定夭折,否则到处都长满千叶灵兰,还叫别的植物怎么活。就像哺乳动物一般正常的胎生数量正好是****的一半,而很少超过****数量一样。诸行无常,天道有常,世上万物生长皆有其规律和道理,冥冥中一切自有主宰。只是不知道他们僵尸的存在、鬼的存在、还有各种异类非人,又是为何而生,为何而长?

    小司低下头,看着自己几乎一年才长长一点点的指甲,心头突然一阵茫然。活了一千年了,说她是人,她却嗜血而不死,说她是僵尸,她却与普通人无常的从一个婴儿慢慢长大。只是时间的河流在她身上仿佛流动的分外缓慢,不光身体,大脑的发育也是一样,虽有千年的经历,她却没有像江流一样拥有千年的智慧,仍然比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孩子强不了多少。

    她到底是人是僵尸还是个别的什么东西?他们花了一千年来寻找答案还是没弄明白。而她到底是想做人还是彻头彻尾的僵尸,她也不知道。

    只是偶尔她会想要长大,想要赶快有个前凸后翘的好身材跑去谈个小恋爱。只是偶尔她也会害怕,害怕只要时间够久,终有一天她也是会老会死的,不得不和老爸分开。她不怕死,可是她不能留下老爸一个人,她知道孤独的滋味,更知道一个人在没有尽头的时间长河里行尸走肉般蹉跎跋涉的滋味。

    不知不觉想得出了神,一滴眼泪滑落,江小司才恍然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从来都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啊!左右看了看,揉揉鼻子,难怪,她居然一直没发现,案上的鎏金掐丝珐琅香炉上燃的居然是伤神香,虽然香味极其好闻,却会让人情不自禁不断去想内心深处最不愿意回忆和面对的事。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在家里点这种香,不断逼自己去想那些不好的事呢?人自我保护的本能不是会逼自己努力忘记?这人难道有受虐倾向?

    正当江小司好奇的拨弄着香炉,东闻闻西嗅嗅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醒了?那么可以走了?顺着路往下直到T大后门就可以拦到车了,不送。”

    江小司转过身来好奇的看着沈漠:“你是道士么?”

    不然不会懂法术,还那么轻易的制服小迪,他虽然还年轻,经验不足,但好歹也是血统高贵的吸血鬼啊。

    沈漠坐下来自顾倒茶喝:“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天快黑了,你要是不想再在路上撞见什么的话,我劝你还是赶快回家去。”

    江小司闻着茶香又闻着厨房飘来的饭菜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沈漠。

    “我害怕,他又来怎么办?而且我好饿,走不动了。”

    沈漠冷冷的看着她,他对这个才那么一丁点大就开始在超市买测孕试纸的小女孩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不会被她外表的清纯可爱所欺骗。

    “那只吸血鬼不在棺材里躺个十天半月的是不会好的,你放心。你这不是还有一箱番茄汁么,一边喝一边滚下山去。”

    江小司彻底无语了,这是个什么人啊,自己一个花季少女路遇吸血鬼,他别说掩饰的话了,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要是平常女孩,非被吓死不可,何况这太阳都落山了,竟然叫她一个人下山?

    不管,她就跟他杠上了,今天赖这不走了,看他能拿她怎么办。江小司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自顾倒上茶喝了起来。

    沈漠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我这房间里的鬼怪,加起来比整个万河区的都多,你要不要看看?”

    所以说,他最讨厌和这些小毛孩子打交道了。

    江小司会害怕才怪,眯着眼睛翘着二郎腿看着他:“你果然是道士啊!”

    这一千来,遇到的想要收他们的道士可不少,还没见过这么帅的,不过凭江流的武功和法力,两人还每人佩带了一颗从墓里拿出来的珠玉,想要隐藏僵尸身份轻而易举,和常人无异。眼前这男人再厉害,也不可能看出来她是非人,对这点她很有信心,不然猜到他是道士那一瞬间,再加上他对迪凡出手时的心狠,她早就跑了。老爸或许和他有得一拼,自己还得再修炼个一千年呢!

    “我才不怕,你既然救我自然不会再害我,道士也是要讲职业道德的。”

    沈漠眉头一皱,空气仿佛瞬间冻结,江小司瑟缩了一下身子,感觉下一个瞬间似乎自己就要横尸当场,成为名副其实的僵小尸。

    谢天谢地,这时突然传来的一阵手机铃声救了她。

    铃声是从沈漠身上传来的,一响就是半天,但是他却没反应一般不接不动也不挂。

    两人面面相对片刻,铃声仿佛催命咒一样,不死心的一遍遍响个不停。

    江小司都有些坐不住了:“喂,你电话响了!”

    沈漠也终于忍受不了的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两个数字键,又按到挂断键,然后电话不响了。不到几秒钟又再次响了起来,沈漠又胡乱的在上面按了几个键,通了还没来得及听到喂字就又被他按挂断了。当手机再一次响起来沈漠按了几下什么反应也没有,手机一直响个不停的时候,江小司发现他的表情都狰狞了,不客气的扬手就把手机往窗外扔去。

    “不要啊!”江小司都有点懵了,英勇的一个飞扑,及时救下了差点飞出窗外葬身池塘的手机,很不确定的按了接听键递给他。

    “你是打算接电话么?”

    沈漠脸都快绿了,恶狠狠的接过电话,对着大吼。

    “谁?什么事?说!”

    电话那头的小唐都快哭了,他昨天明明已经反反复复给沈漠讲过十遍以上怎么接电话了,明明就只要一个键!一个键!他怎么就是记不住也碰不对呢?一直孜孜不倦的拨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他容易么,要不是因为开车赶过去怕时间来不急,他也不想打电话烦他啊。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