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4章 夜婆婆的本垒打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死魂钻了空隙,从江流手底下窜出,直向沈蔻丹扑去。

    沈蔻丹心头一惊,退了两步,虽这些年捉鬼无数,却也没见过如此强大的阴邪之物。

    鬼魂并无实体,一般无法对人直接造成身体上的实质伤害,特别是在具有强大精神力量的人面前。

    但是它可以通过影响人的脑电波,控制人的中枢神经,使人产生麻痹和各种幻觉来置人于死地。未修炼过的鬼一开始没有法力,单纯只能凭制造幻觉和“鬼扑”来害人,被“鬼扑”过的人,不是被鬼上身就是被吸取阳气,体内大寒大虚,轻微的只是打个冷战,严重的会呈现出病态甚至查无死因。鬼通常借此来延长在人世逗留的时间,魂魄不至于散去。

    如今面前的这个鬼魂和沈蔻丹先前收服的大多数鬼魂一样只是婴儿,脑袋特别大,龇牙咧嘴,咯咯咯的诡异笑着。

    江流见它逃脱,快而不乱的从旁边箱子里拿出一个金属瓶,对着空中喷了两下。沈蔻丹顿时感觉一阵透骨的寒冷渗透四肢百骸,然后那个大头娃娃在空中离她不到两分米的距离迟缓停顿下来。仿佛被瞬间冰冻了一般,有了淡蓝色的半透明实体,脸上还保持着狰狞的笑容。

    沈蔻丹爱在离家不远的运动场跑步,总是习惯了从四面八方飞来的篮球、足球、羽毛球和棒球,在江流还未喷那种东西凝固住鬼魂之时,她已经反射性的操起旁边的扫帚来反击。如果是鬼魂,在她强大的气场下自然会避开,可是那鬼此刻正好凝固成形,于是,可怜的大头娃娃打着转儿,砸破玻璃,飞到窗外去了。

    江流愣住了,沈蔻丹自己也一时没反应过来。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沈蔻丹心虚的把扫帚扔到一边,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猫儿知道肯定又要笑她了,她为什么总在关键的时刻脑残呢。

    江流无奈摇头,怕吓到对方,假装不经意的扯过白色布单盖住架子上的尸体。

    “婆婆能看到?”

    沈蔻丹对上他关怀的眼,心头一丝温热,用沙哑的声音道:“那是自然,我在这医院呆了大半辈子,这些东西我见得多了,什么小鬼见了我夜婆不是绕路跑。”

    江流点点头:“婆婆这么晚还不回家?”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我无儿无女,经常住在医院。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江流温柔一笑:“婆婆刚刚也看到了,我是来这工作的。”

    “你是捉鬼的?”沈蔻丹疑惑,眼前男子似乎不太对劲,但她法力不够看不透彻。

    “不捉鬼,我是死化妆师,院长请我过来化妆。”

    “给那个婴儿?”沈蔻丹惊吓状。

    “对。”

    “医院最近不得安生也是他闹的吧?”

    江流点头:“他带着其他死婴到处闹腾,一直在找爸爸妈妈。但是因为生在这里死在这里,出不了医院,没想到被你一扫帚打出去了。”

    沈蔻丹大汗:“化成什么样子了,我可不可以看看?”

    他们倆都是顶尖的化妆高手,只是江流一般是给死人画,而她是给自己画。看到居然有人在给死婴化妆,她自然想参观参观。

    江流犹豫了片刻,慢慢拉开白布单。

    一具精雕细琢的婴儿躺在沈蔻丹面前,皮肤不像刚生出来那般皱巴巴的,而是光滑粉嫩,脸儿水水,让人直想上前掐一把。咬着手指蜷缩成一团,似乎正在做着美梦。只是身体有几个位置缝着透明的线,一般人根本就注意不到。

    上帝创造出来的天使想必就是这个样子的吧,沈蔻丹忍不住靠上前去,却突然见那婴孩吮吸手指的小嘴动了一下,不由大惊失色。

    “他不是死了么?”

    “是的,已经死了。”

    “可是刚刚……”

    “魂魄死了,身体还没死。”

    “什么意思?灵魂出窍么?”

    “不是,这个问题很复杂,他是鬼,但是拥有人的肉身,医院拿这个植物人一样的身体没有办法,便请我过来看一下,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是来给他化妆,只是给他镇魂,想着灵魂归位可不可以让他变成正常人,但是显然,他习惯了做鬼,不想做人。现在既没有身体的束缚,又没有医院的束缚,终于可以出去玩,不用想就知道他有多开心。”

    沈蔻丹有些被他绕晕了。

    “有机会再跟婆婆细说,我现在要去抓他回来,不然不知得惹出多少乱子。”

    江流将婴儿身体套入一个透明的气囊中,装进随身箱子的其中一层,准备离开。

    沈蔻丹连忙道:“我帮你吧!”是她不小心放走的,理应亲自去抓。

    江流回头一笑:“不用了,沈婆婆,你继续在这打扫卫生吧……”

    说着从五楼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黑色的风衣飘飞鼓舞,刹那间便在夜色里消失了影踪。

    沈蔻丹望着窗外摇头,刚刚自己的确没太注意掩饰,他又是专业是化妆师,虽然是给死人化,被拆穿也不稀奇,但没想到他居然立刻猜出自己是谁。

    不过下次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还有她刚刚放跑的,不管是人是鬼,她一定会亲自捉回来。

    江流回到店里,发现地上扔一地的保险套。

    “小司,你还没睡呢?”这都快天亮了。

    小司头也不抬的自顾翻箱倒柜:“老爸,咱家有没有进榴莲味的保险套?”

    江流啼笑皆非:“你找那个干吗?”

    小司恶狠狠的挥舞着拳头:“我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送一箱给李月依!”

    江流挑眉,拿过店里无处不在的棒棒糖剥开放在嘴里:“她怎么得罪你了,居然用这么恶毒的办法报复?”

    小司歪着嘴巴插腰冷笑:“哼哼,她今天害我在一个超级大帅哥面前出丑了。”

    “超级帅?是多帅?比你老爸还帅?”江流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

    小司找到惯常舒适的位置靠着,两手环住他的脖子。

    “很有气势,让我有种害怕的感觉,是RH血型哦!”

    “那难怪,血型才是重点吧。我今天在医院碰上沈家的人了。”

    “是捉鬼的那个沈家?”

    江流点头。

    沈家世代降妖捉鬼,在桃源市见不得光的异世界中还是有些名气的。通常老鬼会这样教育小鬼,“跑跑跑,看你再调皮到处出去吓人小心让沈家捉去了”。

    江流带着江小司来桃源市也有两三年,总是与鬼怪做生意,一贯消息灵通,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沈家。不过好歹是人家地头,身为非人自然要收敛一点,像这种给死人化妆顺便镇魂的事情,只要有沈家参与,江流通常都不会再接手。

    虽没亲眼见过,但关于沈家的流言还是非常多的,传说多年前一场百鬼噬城的夜战中,沈家死伤无数,本就人丁单薄,到最后只剩下两个。男的那个法术高超,不通人情,通常落在他手中的鬼怪下场都很悲惨,是绝对的鬼见愁。还好他有正业要忙,并不经常捉鬼。另一个是沈家的传人,身份神秘,总是以老人孩子等各种面目出现,连是男是女都没人知道。

    今天刚看见沈蔻丹的时候,他并没有认出来,从伪装上来讲她几乎没有丝毫破绽,甚至连语言、神态、动作都惟妙惟肖。他只是按照常理推断,觉得有可疑之处,然后观察了一下,她并不怕鬼,还一扫帚把鬼打飞了,动作敏捷迅速,又狠又准,是可以打出本垒打的水准啊。后来又说要帮忙,除了擅长易容伪装的沈家人,应该就不会有别人了。不过她到底是男是女,多少岁了,还真是看不太出来。

    自己的化妆术更侧重于修饰,而不是伪装,和她的高超技巧比,是小巫见大巫了。

    要知普通人中最好的易容师是没有脸的,因为有了高低伪装起来就不完美了,所以得把鼻子、嘴唇等削掉,颧骨、下巴等磨平。然而如果练了缩骨功,就是身高也可以随便更改,成为任何人。沈家的人会法术,易容起来自然更加方便。

    小司有些担心的望着江流:“起冲突了么?没有打起来吧?”

    江流捏捏小司的鼻子:“傻瓜,还怕我被收了?你老爸可是千年道行,沈家的人怎么打得过我,放心。不过你若遇见,还是避开点好。”

    “知道,老爸,我今天想和你睡。”小司抱着他摇来摇去开始撒娇。

    “你不是嫌棺材里黑漆漆的不肯睡嘛?”

    “我每个月十五和你睡棺材!每个月初一你就要陪我睡床!”

    江流无奈:“这是什么讨价还价?”

    “我不管,就是这样的,今天初一。”

    小司乐呵呵的把江流拉床上去了。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