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努努书坊->《脱骨香》->正文

第3章 死化妆师

    爱芽医院是一家私营的妇产科医院,矗立在桃源市东南角的风水位,按道理是不应该那么多邪秽物的,偏偏却经常闹鬼。主要是来这里做人流的人太多,死婴的怨气太大,镇压不住,沈蔻丹不得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做一次清洁。不过庆幸的是,虽然数量比较多,还没懂事没经历过世间丑恶,单纯抱着对未能出生怨恨的小婴孩,总比普通医院里形形色色的鬼魂要好应付。

    这两天医院大楼在停业整修,凌晨1点,医院里除了门口有两个保安,连一个值班的小护士都没有,整栋楼漆黑一片,更显得鬼影重重。

    长夜漫漫,两个保安有一句没一句的在那聊天。

    小王问:“喂,你看今天的报纸了没有?又有人跳楼了。”

    老丁一惊:“不会吧!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七个了。”

    “而且听说也是头上套个袋子,装一袋子脑浆,骨头和身体组织全碎了,几乎是粉末状,脑袋破得像西瓜,身体却几乎没流什么血。一般人死了都是硬翘翘,那几个却是整个身体软软的如同面团,皮囊里跟装了一包水一样。”

    “套塑料袋?这死法还真够新鲜环保的,至少脑浆不会流得到处都是。”

    “你别恶心我了。这事玄乎,《桃奇谈》上有篇评论说是有鬼怪作祟,我看八成是真的。”

    “又是那个粉红飘飘说的啊?我跟你说少听她妖言惑众,那不过是为了杂志销量罢了,每次一出什么案子,她就说是鬼怪闹的,说得神乎其神,最后案子一破,犯人被抓她还不是无话可说。”

    “可是这次她还配了一副照片啊,你看看是不是有点面熟?”小王把那本印着一个少女对着穿衣镜自拍的杂志递给他。

    “……”

    “怎么样?”

    “是有点面熟,这不是上个月的哪天被一个男人扶着来咱医院的那个女的么?”

    “对对对,我就说我没记错嘛,当时你拉我叫我看来着,说那女的长的漂亮,看上去不过高中生的样子不会是来做人流的吧。她当时穿的红裙子超级短,摇摇晃晃的被身边男人扶着,风吹起来都不管,我还看到她内裤了。所以一看到这照片上的红裙子,我就想起来了。”

    “这和跳楼案有什么关系?她是跳楼的人的女朋友?”

    “这个不知道,杂志上只说据内部消息,死的这几个男的身份年龄职业各异,互相都不认识,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QQ上都加的有这个女的,死之前貌似还和这女的聊过天。”

    “那就是被这女的害的呗,或者像电视剧里那样用跳楼来证明自己的爱意,唉,红颜祸水啊。”

    “可是这女的已经死了啊!”

    “什么?”

    “好像说是人流手术不太成功,回去没几天被人发现死在家里,爬得一地都是血。”

    “啧,可惜了,生那么漂亮,怎么就不会爱惜自己呢,何必呢这是,现在的年轻人啊……”

    “听说她的QQ一直在线,连警局都查不出IP地址。我猜她是不是死的冤枉,然后那几个男的害过她,她变成鬼找他们报仇害他们自杀啊?不然好端端的,谁舍得去死。”

    “估计是谁帮她挂着呗,就算要报仇也应该是她朋友什么的帮忙做的,你别啥都往鬼上扯,最近看《桃奇谈》看多了吧?”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别乱讲,这世上哪有鬼,说起来医院算是阴气最重的地方了吧,我们俩在这守了那么多年,你有见过半只不?不过是人犯了罪,想要逃过法律,故意把罪过推到鬼的身上罢了。”

    老丁话刚说完,医院二楼一个窗口就闪出奇异的红光,然后一阵器皿跌落和玻璃破碎的声音。

    小王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使劲握住老丁的胳膊。

    “老兄!咱医院最近总出事,这都停业整修了,不是真闹鬼吧?”

    老丁站起身来:“没见有人进去,怕是有小偷,你在这守着,我去看看。”

    老丁拿着电筒往楼上巡视,医院白天窗明几净的,一到晚上就显得特别阴森恐怖,任凭老丁再胆大,掌心里还是微微有些虚汗。

    慢慢走近之前有异动的房间,是二楼的洗手间,侧耳听了片刻,依旧隐约有些响动,明显有人在里面,他咬咬牙,猛的推开门,举起电筒。

    “谁在里面?”

    一个有些驼背的女人一只手遮住脸挡住强光,从水池边抬起头来。

    “夜婆,你还没走啊,也不开灯。”老丁打开洗手间的灯,才发现,洗手池上方的巨大镜子上爬满了裂纹,碎得又密集又整齐又有规律,蜘蛛网一般从正中间一点发散开来。却只是开裂,没有从墙上掉下来。人影映在上面有几百个之多,密密麻麻,看上去有些眼花有些吓人。

    夜婆摆摆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人老了,不中用了,下午打扫卫生的时候不知怎的晕倒在洗手间里,刚刚才醒过来。”

    老丁这才打消疑虑:“这镜子怎么碎了?是不是撞上了?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没事,就是腰有点疼,明天我上医院看看,今天就先不回去了,住休息间里。”

    “那好,我先下去了,有什么事你叫我。”老丁也不再多说什么,夜婆在这当清洁工都二十多年了,绝对比他熟悉。

    老丁前脚一走,假扮夜婆的沈蔻丹就弯下腰,一手拎起那个被她踩在脚下难产而死的女人的脖子,不顾对方的挣扎,将那半透明的身体塞进了随身的小袋子里。

    居然想杀她,不自量力。解决完这些大的,小的就好办多了。

    沈蔻丹摸摸自己的脸,还好她从来都是易容的,这样抓鬼的时候进出来去比较自由,不用偷偷摸摸的。特别是有时候碰上厉害的鬼怪,动静会比较大,善后起来麻烦的很。

    如果是私人的宅邸闹鬼什么的也还好,甚至会花钱请她去除灵,可是像监狱、医院、事故现场等这些特别容易发生灵异事件的地方,政府别说不信了,就是相信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请人来做法什么的,岂不是在宣传迷信思想。

    但是他们也不能因为没人请便撒手不管了,只得自己暗地里来,真是费力又不讨好。

    不知为何,桃源市阴气很重,别的地方的人死后大多都去投胎,这儿的却戾气稍重就化为鬼,阴魂不散。沈家世代除魔卫道,几百年前起不得不定居于此。那八方的桃树,是按阵法种植,那么多年,却依旧镇压不住。以前沈家人丁兴旺,到如今却只余了沈漠和沈蔻丹叔侄女二人。而桃源市的人口越来越多,凶案仇杀也越来越多,鬼也越来越多。他们一天到晚,忙都忙不过来。

    沈漠白天要给学生上课,课余要协助警局查案,时间不多。于是作为沈家的下一代传人的她便理所当然成了职业的捉鬼专家,每天到处跑来跑去。有钱拿的活自然开心,免费来医院做义工她可就不喜欢了。

    从包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奶瓶,瓶子里装了奶水和符灰混合在一起,颜色有些诡异,这是真的奶水,可不是冲泡的牛奶,她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举着瓶子对着空中,很快空中飘浮的那些婴孩的魂灵都兴奋的往瓶中钻了进去,这就叫守株待兔,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举着瓶子一边走一边收魂,一边不雅的打着呵欠。每次来婴孩的数量都那么多,现在的人,真是造孽啊。

    突然之间,邪气直逼而来,胸口极度难受,空气挤压着肺腑,让人有欲呕的冲动。

    居然,还有一只大的……

    沈蔻丹急速向停尸间走去,里面隐隐露出一丝微弱的灯光,她不动声色的从门缝里望进去,却只见一个穿黑衣的男子,正全神贯注的,对着台子上的一具刚出生的婴儿尸体。也不知道是在解剖还是干什么,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高速运动,各种形状大小的刀具、针线和笔在他手里挥舞得潇洒自如,灵动生风,手指犹如在跳舞一般,优雅而又带着霸气,仿佛手里握的不是刀,而是造物的神器,直看得沈蔻丹眼花缭乱。

    最让人惊异的是,整个医院里最厉害的一个鬼魂,就这样硬生生被他一手摁着逼回了原来身体,然后用针线缝住几个身体灵魂脱出的通道,封闭了其五孔,将魂魄锁进了肉身。

    “你是谁?”沈蔻丹用沙哑而冰冷的声音问道,前面那个人一怔,然后慢慢转过头来。

上一页 《脱骨香》 下一页
努努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

http://www.vxiaotou.com